首页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
第10章 风骚的老板娘
 复原之后林远又着重的训练了一下三人之间的配合,就这样在营地里又耗了两天之后,这天趁着大雪初晴,林远等人收拾了行装,准备趁着雪停,加速向前赶路。

 三人收拾好行装,废弃了这处营地,然后一起骑上马向着大路走去,雪后出晴的天气空气很清新,而且久违的太阳也终于从阴沉的乌云中冒了出来,洒下了难得的阳光。

 “有太阳晒真是舒服啊!”骑在马上的林远着阳光,写意的伸了个懒,跟在他身边的伊恩和海莲娜也深表赞同的同时点了点头,三人着这久违的阳光,快马加鞭,顺着大路,嘚嘚嘚的纵马狂奔,向位于南方的哈德林魔法学院快速赶去。

 此后的十几天天公作美,一直都是阳光明媚的大晴天,而且随着他们三人的快马加鞭,当他们出了北方那座包围着卡拉赞的原始森林之后,就好像一下子从冰天雪地的北极来到了阳光明媚的热带地区,望眼所及遍地都是的青草和泛着水的鲜花,四周的空气也随之温暖了几分,再无北方森林里的那股子寒,倒是有了几分温暖的泥土芬芳。

 而且更重要的是,大路两边开始出现行人了,而且一条条连接到大路上的各种各样的小路的尽头,也开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庄。而随着他们的继续前进,人烟也越来越稠密,路边不远处的小村庄也渐渐的变成了小城镇,而就在他们出了森林的第五天里,一座巨大的城市突然出现在道路的尽头,随后林远等人就从其他行人的口中得知,这里就是他们此行中重要的一个中转站,在地图上恰恰好位于卡拉赞和南方的哈德林魔法学院之间的一座中型城市,波斯图加王朝的北方重镇,海兰加城。

 海兰加城是属于波斯图加王朝第一贵族世家海兰家的一座北方城市,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你都可以充分的领略到这个号称波斯图加王朝第一贵族世家的豪门的底气和声望,从林远等人顺着稠密的人进城开始,海兰家族那巨大的红色金边兰花家徽就清晰的印在了巨大的城门之上,而真的进入了这座城市之后,你就会发现,道路两边全是高大的红色古树,每一棵红色古树的枝干上同样也都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海兰家族的红色金边兰花旗,红色的古树、红色金边的锦旗再加上街道两边清一的红色石砖砌成的小楼或是店铺,一下子就将整个城市点缀得好像都红了一样,远远看上去,那景绝对符合海兰家族波斯图加王朝第一贵族世家的第一豪门风范和气派,相当的漂亮和气魄。

 “哇!好漂亮的地方哦!”

 海莲娜看着这泛着一片红色的街道不由自主的赞叹了一声,她身边的伊恩也是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一片红色的建筑说不出话来,林远的表情虽然好点,但是因为受身边的两位的同伴的拖累,所以路边的行人们还是三三两两的指点着他们这一行三人,对他们这三个明显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表示了小声的讥笑和嘲讽。

 “好了,我说两位,要看一会等我们找到地方住下了你们在慢慢看,好吗?喂,伊恩,海莲娜,走啦,我们要赶紧去找地方先住下啦!”

 伊恩和海莲娜还兴奋的指指点点着城市里的建筑表示惊叹和赞美,根本就不知道过往的行人此刻都在看着他们指指点点的笑话他们三人是乡下的土包子,所以同样被那些过路人指指点点的讥笑了好一番的林远终于受不了了,他骑在马上用力的咳嗽了一声,随后用力一踢马肚子,当先向城内走去。

 嘚嘚的马蹄声惊醒了后面还在兴奋的指点着景的伊恩和海莲娜,两人暂时停止讨论,一起纵马追了上来,三人并骑沿着宽敞的街道向城市中心走去。

 海兰加城修建在一片开阔的平原上,四周没有任何高山或是湖泊沟壑的障碍,所以当初整个城市修建的时候规划得极好,不但城墙修建的四四方方,气魄不凡,城内所有的街道、所有栽种的装饰用的树木和街道上用来铺路用的条石都是整整齐齐,极有规律和美感,而且这里几乎所有的街道都是笔直得一眼就能看到尽头,所以,要想在这样的一个城市里迷路,那也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林远三人顺着海兰加的城市中心大街一路向里慢慢走去,一路上,各种各样的店铺琳琅满目,有门口堆满了用麻布口袋装着雪白的粮食和金黄的大麦的粮店,有货架上摆满了鲜花、离得很远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花香的花店,还有隔着大门就能看见里面通红的炉火,不停的传出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的卖各种武器铠甲的铁匠铺、还有充满了神奇的魔法的气息的魔法师用品店和装饰得最最华丽,而商品也是所有店铺中最最最稀少的炼金用品商店,当然,到了这条街的中心位置之后,悬挂着各式各样的招牌和名称的酒馆和旅店也渐渐的开始映入众人的眼帘。

 路过两三个旅店之后,林远突然停止前进,随后他指着路边的一家门前看上去很干净的旅店对身边的伊恩和海莲娜笑道:“好了,我们也不用跑远了,我看我们就住这家旅店吧,伊恩,你去问问他们我们住在这里的话要多少钱一个晚上?海莲娜,你把我们三人的行李都拿下来,然后把马带去好好地洗洗再喂他们一些草料吧!”

 “好咧!”

 伊恩一骨碌翻身下马,兴高采烈的冲进了旅店,林远和海莲娜也跟着下了马,海莲娜把三人的行李都卸下来之后,将三匹马归拢到一起,准备牵到这家旅店后面的马厩里好好的给他们梳洗一番。

 就在这时,兴高采烈的跑去询问住一晚上要多少钱的伊恩突然怒气冲冲的又跑了回来,离得老远,伊恩愤怒的大声地叫了起来:“小远,这家旅店是家黑店,我们三个人住一个晚上,大房间大通铺还要1个金加隆呢!”

 “什么?”

 林远闻言皱了下眉头,脸色有些不高兴起来,不过还没等他详细的询问伊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旅店里突然冲出来两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这两个大男人一左一右的围上了伊恩,堵住他的路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地喝骂起来:“妈的,你这乡下的土包子刚才说什么?我们这里是黑店?,你他妈的胡说什么?有胆子你再说一次?黑店,我让你黑店,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你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通整个海兰加城,住旅店都是这个价格,你知道吗,…,没钱你就不要装大爷,没钱你住什么店啊,那边有垃圾堆,你去那里住不就一个子都不要你的了…!”

 这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开始推搡伊恩,随后又开始动手动脚,似乎是想要揍伊恩一顿,林远站在一边冷眼看了这两个大汉几眼,随后扭头低声吩咐海莲娜看好行李之后,林远大步地走了过来。

 “两位,你们这是干嘛,为什么对我朋友动手动脚的?”

 林远站在这两个大汉的面前,冷着脸淡淡地问了一句,那两个汉子停住了谩骂和推搡,一起扭头向林远看了过来,他们两个上上下下的仔细地打量了林远好一会之后,才一起换了一个眼色,嗤笑起来:“哟,这位小哥,瞧你这装束,看来你跟他是一伙的啊?”

 “废话,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是我的朋友,你们两个别跟我嬉皮笑脸的,说,为什么对我的朋友动手动脚的,是谁给你们这个胆子的?你们就是这样招待贵客的吗?”

 林远冷着脸厉声的叱呵了一通,强烈的气场让那两个汉子吃了一惊,两人再次认真仔细的上下打量了林远一通之后,神色间多了丝惊疑不定,语气也放低了很多:“这位小哥,我们当然不是这样招待贵客的,只不过,我们这里最贵的房间一个晚上可是要6个金加隆的,你们两个人的话,一晚上可就要12个金加隆…”

 那两个汉子接下来的话没有吐出口,不过谁都知道他们想说什么,无非就是你们有这么多钱住那最好的房间吗?而就在他们仔细的观察林远的神情有否怯场和犹豫的时候,林远却有些不耐烦起来:“你们怎么答非所问,我问你们多少钱了吗,我只问你们凭什么对我的朋友动手动脚的,现在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滚,把你们的老板给我找来,我倒要问问他,他是怎么做生意的,这海兰加城里,什么时候开旅店的也能随便在大街上动手动脚的打人了,这海兰加城里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林远的这个嗓门突然加大,顿时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意力,而且前方不远处的几个身穿红色金边兰花铠甲的战士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离得老远的就将视线投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两个汉子的神情终于软了下来,他们放开伊恩,对着林远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笑嘻嘻的向林远小声地说道:“这位小哥,别,您别生气啊,刚才那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我们这些小人物哪敢对您的朋友动手动脚的啊,是不,我们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敢,万万不敢!来来,您请里面请,您放心,只要您是我们小店的贵客,我们一准保证让你享受到小店最优质的服务!”

 两个汉子谄媚的点头哈,请林远进去说话,林远冷冷的瞟了他们一眼,厌恶的从鼻孔里哼了一气道:“误会?我看不像吧?你们两个刚才又打又骂的,分明是欺负我的朋友是个老实人,是不,哼,不行,我还是要找你们的老板,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哪号人物,居然敢纵容自己的伙计在这海兰加城里当街行凶打人!”

 林远说着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站在自己面前谄媚的点头哈的两个汉子,一摔斗篷,抬脚就向旅店内部走去,这时路面上的行人们渐渐的都发觉这里有热闹可看,所以三三两两的都聚了过来,很快就在这个小店的门口堵了一大群人。吵吵闹闹的人群和那些若有若无的议论声,让紧追着林远的两个汉子脸都绿了。

 林远这时抬脚进了旅店,他进了旅店之后,那两个先倨后恭的汉子一脸苦相的追了进来,嘴里一边没口子的说着讨饶和拍马的话,一边还若有若无的拦着林远的脚步不想让他去找他们的老板。可是林远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进了旅店大堂之后,林远刷的一下出自己后背上的长剑,也不理追着自己的两个汉子,直冲大堂正中央的柜台,随后林远当着满大厅的客人咚的一声将自己的长剑钉在了这家旅店的柜台上,之后才大声的对柜台后面几个惊呆的人喝道:“妈的,你们谁是这家旅店的老板,你们家的伙计是怎么做事的,谁给你们权利当街行凶打人的?啊?说啊,你们谁是老板?妈的,你们难道都哑巴了啊?”

 林远这一番举动和咆哮顿时就吸引了整个大厅里正在吃喝或是准备住宿下来的客人的目光,而且旅店门口围观的路人们也越来越多,紧追着林远进来的两个旅店的伙计此刻脸已经由绿转白,急的满头大汗。他们两个人心急火燎的从后面冲了上来,一边继续点头哈的向林远陪不是,一边不时的用眼角向柜台里的其他几个人示意,让他们别在发呆了,赶紧想办法帮帮他们,平息了林远的这番怒火。

 就在此刻,大厅右边的通向二楼的楼梯上,传来了一声甜美的嗓音:“这位小帅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恼火,居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啊?”

 林云等人应声扭头望去,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慵懒的依靠在二楼的栏杆上,一边风情万种的拨着自己波般的秀发,一边轻声慢语的对林远柔声说着话。

 “你是?”林远的视线在这个女人口的那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和深邃的沟上扫了一眼,皱起眉头大声问道。

 “不要这么凶吗,小帅哥,你刚才不是要打要杀的要找人家的吗?现在人家已经来了,你怎么还这么凶呢?”

 这个美丽的有点妖冶的女人再次风情万种的嗲了几句,随后她缓步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走边还一边巧笑嫣然的向在场的所有人打招呼道:“各位,不好意思啊,小店招呼不周,让各位见笑了,…喂,阿大,阿二,你们两个成天就知道给我惹事的混球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去给各位客人上酒上菜啊,…至于这位小帅哥,你们就放心的把他交给我吧,我一定会让他十分满意的!”

 那个美丽的女人带着一阵香风来到了柜台前,她赶走了那两个追着林远的股道歉的大汉之后,斜倚在林远面前的柜台上,看着林远的脸蛋啧啧有声的赞美起来:“哟,小帅哥,你长的可真够帅的,你是哪里人?我看你不像是我们这里的本地人吧…”

 林远看着她刚要说话,这个美丽的女人突然挑逗得用她的芊芊食指点住了林远的嘴巴,不让他开口说话,随后她当着大厅所有人的面,用自己的手指顺着林远的甲慢慢的一路向下,一直摸到了林远在柜台上的那柄大剑,最后停留在了林远的手掌上,挑逗十足的一边摩挲着林远的手,一边对林远娇声说道:“小帅哥,你一身的铠甲,还拿着这么一把吓人的大剑,哦,我听说你还有一个很强壮的朋友,小帅哥,如果我苏菲亚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从北方的卡拉赞过来的冒险者吧,啧啧,这个时节还敢在那座原始森林里赶路的冒险者可不多,小帅哥,你和你的朋友,可真的都要算是年轻有为了哦!”

 林远笑了笑:“不敢当,在老板娘你的活计看来,我们那里能称得上年轻有为这四个字呢?我们顶多也就是一群穷鬼而已,还是那种只配睡垃圾堆的穷鬼。”

 “哎呀,小帅哥,别这么斤斤计较嘛,我一看就知道,你是那种很有教养并且是由贵族世家调教出来的年轻有为的小少爷,所以您就别跟那两个蠢货一般见识了,他们说的那些话,您就当是他们放了个,没听见就算了!”

 娇媚的苏菲亚向林远这里靠了靠,一股浓郁的香气和苏菲亚那抹极其人的深邃沟同时袭击了林远的鼻子和眼睛,林远咳嗽了一声,心中暗叫厉害的同时,嘴上也不甘示弱,淡笑着回答道:“我不是什么贵族世家调教出来的年轻有为的小少爷,我就是一个人,实话说吧,你的这两个伙计所说的我不但不会当他们是放,相反,我还要很好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记住,老板娘,你也别再靠过来了,我跟你说实话吧,你很漂亮,不过我还年轻,我还不想倒在某个女人的温柔乡里!所以请你离我远点,我们还是说些正经事为好!”

 林远一摆手,制止了那个叫苏菲亚的老板娘继续靠近的打算,而且林远的话说完之后,柜台后面那几个亲眼看见了林远的动作并且清清楚楚的听见了林远所说的那些话的伙计们顿时都忍不住嗤笑起来。

 苏菲亚面色一变,似乎是不敢相信林远居然会这样跟她说话,而随后她听见了自家伙计的笑声,顿时就生气的一瞪杏眼,调头气势汹汹的叱呵她的员工们道:“你们这些混蛋,笑什么笑,都给姑我滚,靠,平时干活不见你们卖力,拆姑的台你们倒是都很积极,干什么,想要造反啊,都给姑我滚,都滚都滚都滚!”

 苏菲亚拍着桌子骂走了所有伙计,随后她回过头来,看着林远深呼吸了一口气,最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么小帅哥,这事你到底想要怎样解决,划个道吧,如果你非要去城主府理论,那么我们现在就走,我苏菲亚皱一下眉头就不算美女,而如果你想私下解决呢,那么也请你提出个办法,然后我们再来看看,你的这个办法到底合理不合理,怎么样,小帅哥,你同意我的话吗?”

 “可以,苏菲亚老板娘,你早说这些话不就行了吗,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第一,叫你的伙计给我的朋友道歉,承认是他们嘴,第二,我要在这里住下,我们三个人的衣食住行还请你挑最好的上,当然,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吃霸王餐,我也不会少你的房钱,但是我希望你的服务能让我满意,对得起我给你的房钱,怎么样,老板娘,你觉得你有信心能够做到我讲的这两条吗?”

 林远说完之后刷的出自己在柜台上的长剑,反手又回自己后背上的剑囊里,苏菲亚看着柜台上那个切口平整光混的剑孔瞳孔一缩,随后她立刻就娇声笑了起来:“好,当然没问题,这两点我都答应了,小帅哥,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现在像你这么干脆又这么帅气的冒险者可真是越来越少了,好,作为对你的优待,姐姐我决定了,你在我们店里的所有费用一律对折,姐姐我只收你一个本钱,小弟弟,你看怎么样?姐姐对你好吧!”

 苏菲亚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开始调戏林远,她的芊芊食指在柜台上划了两圈,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滑到了林远的披风上,林远听着她的细声慢语,看着她不经意之间出来的风情万种,心里直摇头:“这个娘们,真是受不了,她一会不勾引男人是不是就会死啊?”

 林远琢磨着自己的心思,苏菲亚见林远不语,以为他是在等待她的更进一步,所以苏菲亚立刻主动的向林远怀里靠近了少许,然后她一边用食指在林远的甲上划圈圈,一边回头大声地叫道:“喂,阿大,阿二,你们两个该死的混蛋给姑我滚过来,姑有事情要跟你们说!”  m.BBkKxS.coM
上章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