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
第56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是的,是我动手打的,奥丁顿,不止他一个人,你其他的手下,也统统都被我打趴下了!”

 林远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声,随后他微笑着向身后的冒险者和旅店的伙计们说道:“各位,麻烦你们顺便也把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抬出来吧,就在这里一并交给奥丁顿大人带回去!”

 林远说完这番话之后,很多冒险者都动了起来,很快,一个接一个的被揍趴下的宪兵队的士兵们被这些冒险者从房间里面抬了出来,然后在林远等人的面前堆成了一堆。

 看着这些依然还在呻的同伴们,整个宪兵队的其他士兵们顿时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林远离得远听不清楚他们的私语,但是从奥丁顿越来越黑的脸色上,林远就不难看出,奥丁顿的怒气是越来越大了!

 果然,过了不到几十秒,奥丁顿就怒声喝了起来:“林大师,你这样做就是我出手了?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们宪兵队不敢动你吗?”

 “我没有以为你们宪兵队不敢动我,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所以如果你们坚持要我跟你们回去,那么我们之间最终还是要打一架的。就像你们躺在地上的这些同胞们一样,我们之间最终只有用拳头来决定到底应该听谁的!”

 林远好像没有看见自己面前一片一片的刚矛,站在那里侃侃而谈,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他身后的冒险者们互相看了看,对林远的胆量都有点敬佩起来。

 能够在宪兵队面前大声地喊出我要打架的人,在整个弗兰斯托大陆上可能都不多吧!

 林远的这番话让他周围的冒险者们都对他的胆量有了些钦佩,而林远对面的宪兵队的士兵们,也纷纷停止了私下里的交谈,然后一起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的队长奥丁顿,很显然,所有人都在等待奥丁顿的最后的决定,每一个人,都在等着奥丁顿到底是战还是和的命令。

 现场的气氛凝重起来,一种无言的沉重压力在众人之间蔓延了一分多钟之后,奥丁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刷的一声出了他间的长剑,一字一顿的对林远说道:“林大师,既然你这样我,那么我奥丁顿就是拼上这条命,也要陪你好好地玩玩了,来吧,林大师,你既然要战,那么就让我们战吧!”

 “吼!吼吼!”

 奥丁顿的战斗命令刚一下达,整个走廊里的宪兵队的士兵们立刻都开始齐声的吼了起来,他们吼着整齐的嗓门,咚咚咚的有序的用手中的刚矛敲击着地面,一股大战即将来临的气氛,弥漫了这整间旅馆的每一个角落!

 面对这些突然之间爆发了极强的战意的宪兵队的士兵们,林远的脸上出一丝意外,不过这一丝意外很快就被林远抛诸脑后,他扭头微笑着向身后的某个冒险者低声说了一句:“我的头盔”之后,林远一转身又向前走了两步,大声的向奥丁顿叫道:“奥丁顿,今天的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人所为,所以一会我们之间的战斗我不希望波及到我身后的这些冒险者,他们只是我的客人,他们跟今天这件事情毫无关系!”

 “嗨!”宪兵队的战士们再次发出了一声整齐的吆喝之后,奥丁顿一抬手,所有的宪兵队的战士们立刻停止了吼叫,安静了下来,随后奥丁顿踏前一步,微微的向林远点了点头:“可以,林大师,只要你答应跟我回去,那么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有一点事情,当然,如果你执意不跟我回去,那么在场的所有人,如果他们确实是清白无辜的,那么我奥丁顿也不会随意的就抓人的!”

 “你什么意思?娘的,你的意思是拿我们来要挟林大师?”

 奥丁顿的嗓音刚落,林远身后就响起了一把豪的嗓音,随后好多冒险者们也叫喊了起来:“什么玩意啊,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林大师一个人也就算了,哦,现在还要用我们来要挟林大师?他娘的,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呸,你他妈的猪啊,人家是宪兵队,需要跟你讲天理吗?现在是谁拳头大谁就是天理!”

 “的,我看不下去了,宪兵队也不能这么整吧,哦,宪兵队就能随便陷害人,宪兵队就能随便抓人了?王国哪一条律法规定了,宪兵队有这么大的权利的?”

 “呸,你们这些土包子,不懂了吧,这就是我们海兰加的特色,我们海兰加的宪兵队牛吧?比你们以前见识过的厉害吧?”

 …

 冒险者本身就是走南闯北靠力气和拳头吃饭的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也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人,一开始他们还畏惧奥丁顿以及他所带来的宪兵队的赫赫军威,但是当他们一看林远要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的宪兵,而且林远还很仗义的将所有的罪责都包揽到他自己的身上了,这些冒险者们中那一点走南闯北历练出来的仗义和豪也就立刻爆发,当下一大群人,冷嘲热讽,叽里咕噜的变着法的就将对面的奥丁顿和他带来的宪兵队给臭骂了一顿。

 奥丁顿脸色一黑,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剑对准了林远身后的那些冒险者,沉声喝道:“你们说什么?有胆量的,站出来再说一遍!”

 “说就说,难道我还怕你?…!”

 “就是,的,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

 几个脾气特别火爆的冒险者们刚要站出来跟奥丁顿对质,林远一转身拦住了他们,然后微笑着对他身后的所有冒险者说道:“各位兄弟,你们的好意我林远心领了,不过你们不用如此,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林远一个人的事情,跟大家无关,所以,我林远在此先多谢大家的好意,然后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大家安静的站在这里看着我跟奥丁顿大人做一个了断就好了,千万不要手,免得让你们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林远说完,微笑着拍了拍站出来要跟奥丁顿对质的那几个壮汉的肩膀,低声对他们说道:“兄弟,谢了,不过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确实跟你们无关,所以,你们就站在一边看着就行了!千万不要再给你们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了!”

 “林大师您这说的,这算什么麻烦…”

 “就是,林大师,刚才的…”

 林远摆摆手,嘘了一声制止了这几个人的争辩之后哈哈一笑:“好了,各位兄弟,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大家都不要说了,哦,对了,那位兄弟,麻烦你把我的头盔递给我,我要跟奥丁顿大人做一个了断了!”

 林远微笑着向一个捧着他的头盔的伙计招了招手,示意他将头盔递给他,这个伙计看了看身边的冒险者们,随后一路小跑的过来,一边将头盔递给林远一边小声的向林远嘀咕道:“林大师,您真的没必要跟他们死磕的,以您的身份,跟他们死磕,吃亏的肯定是您!”

 “呵呵,小兄弟,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吃亏的,我林远就是死,也一定会拖住很多人一起去死的!”林远哈哈一笑,一把抓过这个小伙计手中的头盔戴上,然后他客气的再向人群喊了一句话道:“那位再去拿一下我的武器?我的剑就放在我的桌子上,右手边第一把就是!还有我的战刀也跟他放在一起,那位帮我一起都拿来吧!”

 “我去!”

 “我去,我去!”

 好多冒险者们立刻争着抢着去帮林远拿剑,不一会,这些人就又争着抢着捧着林远的那把大剑和林远的武士刀冲了过来。

 这些人将剑和武士刀都到林远手里之后,林远微微一笑,一手握了一把武器,然后再次向所有的冒险者们微笑:“好了,谢谢大家,现在就请大家退后几步,给我让出一个足够施展我的身手的空间吧!”

 “林大师,您真的不用这样,不就是打架吗,我吉卜森从来没怕过谁!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战斗,这事情要是传出去,我吉卜森以后还怎么在兄弟们面前抬起头来,没说的,我今天帮定您了!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陪您一起去闯!”林远一转身还未抬脚,一个壮的汉子突然一把抓住林远的肩头,随后他冲着扭头向他看过来的林远豪的一笑,然后一边大声地嚷嚷了这些话之后,一边大步的跨上前,跟林远站成了一排!

 林远愣了一下,还未说话,一个光头、但是脸上又长满了络腮伙子的男人也猛然间跨上前一步,站到了林远的右边:“就是,林大师,您这样做可就太不够兄弟了,这事怎么能说是您一个人的事,大家刚才都看见了,我老纳也动手砍了好多宪兵了啊!奥丁顿,你要算账,也算我一个好了,反正我老纳皮糙厚,最不怕的就是跟人动手打架!来,林大师,您要跟人拼命,也算我一个!”

 “呸,纳尔逊你砍得还有我多?那个谁,地上那头猪头就是我抓住然后把他揍成那副熊样的,不信你问他,看看他认不认识我坎波特的这对拳头!”

 “还有我,我他妈的也砍翻了好几个宪兵呢!”

 “,拼了,林大师,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让您一个人扛!的,哥几个,是男人的就站出来,我今天倒要看看,什么样的宪兵队能挡得住我们哥几个,我们一起护着林大师杀出去!”

 “对,杀出去,拼了!”

 林远身后的冒险者们呼啦啦的全都站到了林远这边,所有人都是杀气腾腾的看着对面的奥丁顿和他麾下的士兵,每个人的脸上都出一脸的同仇敌忾和豪气干云,林远看着他们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嘴嚅动了好一会,但是最终也是有些哽咽的吐出了一句“谢谢!谢谢大家!”

 “好!好!很好!”

 对面的奥丁顿神情凝重的连续吐出了三个好字,随后他刷的一声举起了手中的剑,整个宪兵队的战士们立刻集体起立,再次“吼吼吼”的齐声低吼起来。

 “前进!抓住他们!有胆敢抵抗者,杀无赦!”奥丁顿手中的长剑猛得一挥,然后整个宪兵队的士兵们咚的一声整齐有序的敲击了一下手中的刚矛,随后,所有的宪兵队的战士们,轰轰轰的迈着整齐的步伐,踩着刚矛撞击地面的咚咚声,一起从四面八方杀了上来!

 “嘿,奥丁顿,你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的!兄弟们,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反正以后大家都是我林远的好兄弟,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冲啊!”

 对面的宪兵队带着强烈的气势了过来,大敌当前,林远总算清醒了,他朗声一笑恢复了平静之后,刷的一声甩掉了武士刀上的刀鞘,然后高举着手中的武士刀,用力地向前方劈斩了过去。

 随着林远的动作,林远身边的冒险者压抑不住战斗的望,也都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怒吼,然后这一群冒险者们紧跟在林远的身后,水一样向前方冲了过去。

 两波人瞬间相遇,一瞬间,无数的钢矛断裂声和铠甲的碰撞声,在整个走廊里清晰地回响起来。

 “天啊,可千万不要打起来!”

 林远的冒险者和奥丁顿的宪兵队在二楼的走廊、楼梯上大开杀戒,互相烈的开始火拼的同时,海兰加的城主奥斯维德、海兰加炼金术师工会会长米修斯、海兰加城卫队队长阿基米亚、海兰加冒险者工会副会长墨菲斯,海兰加大地神殿神术师加德纳,以及其他好几位海兰加城中的贵族大商人,在一群城主府的守卫们的护送下,急急忙忙的从旅店的外面,闯了进来!

 一进门,众人就可以清楚的听见二楼传来的烈的战斗声,而且满大厅的狼藉和楼梯上不断被人以暴力撞飞出来的身穿红色铠甲的宪兵队的士兵们,就更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他们来迟了一步,楼上已经开战了!

 “奥斯维德,我实话告诉你,如果小远有任何一丁点的意外,别说是你,就是你们海兰家族都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你们,你们肯定死定了!这话就是我米修斯说的,你不信,我们尽管走着瞧好了!”

 听见楼上传来的各种武器的碰撞生和人类在战斗时才会发出的咆哮和怒吼以及那若有若无的呻,米修斯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他一把抓住身边的奥斯维德,咬牙切齿的向他吼出了这句话皱,米修斯也顾不得奥斯维德的反应,一转身又冲着墨菲斯和阿基米亚吼了起来:“你们的人呢?快让他们冲上去,快,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住小远,要不然我们几个一个都跑不了,谁都要为了今天的事情被送上星空法庭的!”

 米修斯的嘴里吐出了“星空法庭”这几个字之后,墨菲斯、阿基米亚甚至是奥斯维德都是脸色一变,他们三个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随后阿基米亚恨恨地看了奥斯维德一眼,一转身冲着同样也是一脸愤恨的看着奥斯维德的墨菲斯简短地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墨菲斯,我知道你从林大师手里买到了很多那种+10力量的项链,你现在手上有没有存货?有就拿出来分我2个,我们两个一起杀进去将林大师带出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让这种天才折损在这里,折损在某些人的阴谋之下!”

 “好!阿基米亚,我身上正好有2个多余的,我现在就拿给你!”

 墨菲斯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立刻就解开自己身上的盔甲,从脖子上掏出了一条挂着5~6个吊牌的项链,解开项链的扣子,然后从上面拿下来两个递给阿基米亚之后,墨菲斯又珍重的将余下的吊牌又重新收好,重新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真是个变态,你居然挂了这么多?你这岂不是硬比我们高了60点的力量?难道你上次那么生猛啊!”

 明知道时间紧迫,但是阿基米亚还是忍不住说了墨菲斯两句,随后他们两个人收拾好了刚要往前冲,奥斯维德突然跨前一步,一伸手拦住了他们!

 “你们不用进去,我来制止他们的争斗,米修斯大人,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这样跟你说,我奥斯维德是问心无愧的,我这样说也不是怕了谁,不管这件事以后会有什么麻烦,会有什么灾祸,我奥斯维德一定不会躲避,一定会一肩扛到底的!”

 奥斯维德冷酷地说完之后,随手从自己的出了自己的长剑,然后一转身喝令自己的手下:“你们跟我一起上,不管是谁,只要他不听我的命令还想动手的,你们就尽管出手吧!不要害怕有伤亡!”

 “是!大人!”这几十个守卫立刻大声的答应了一声,随后奥斯维德一声令下,这群人立刻如狼似虎的向楼梯上冲了过去。  m.BBkKxS.coM
上章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