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
第96章 黑色药水
 伊恩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双手持着手中的战斧,戒备的挡在了林远的面前,而没等大厅里的其他人都他刚才所带来的那股强烈的震中清醒过来,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再次从二楼的走廊上腾空,随后同样的,也是轰的一声落在了林远的面前。

 这道黑色的身影落下来之后,不等他扬起的烟尘散去,黑色的身影就极其嚣张的大声地喝骂起来:“妈的,哪个混蛋吃了豹子胆了?敢动我们的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道黑色的人影,正是穿了一套黑钢铠甲的高森,高森的手中持着一把仿佛门板一样大小的巨剑,这把巨剑看上去是如此的魁梧,以至于人们第一眼看到高森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先去关注这把巨剑,然后忽略了高森。

 事实上,高森也是一个相当魁梧的男人,当然,也只有他这样的身高和体魄,才能玩得转这把吓人的巨剑。

 伊恩和高森两个人一左一右,一黑一白的挡在了林远的面前,林远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身后依然还是紧紧地抱着他的墨菲蒂亚,温柔地哄她:“好了,别怕,墨菲蒂亚,没事了,你安全了哦!”

 墨菲蒂亚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场中的情形之后,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然后她就发觉自己依旧还紧紧地抱着林远的,所以小姑娘脸色一红,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后退了小半步,站在那里害羞得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林远看出来了她的尴尬,微微一笑,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随后,林远就冷下脸,重新向对面的那几个人走了过去。

 挡在林远面前的高森和伊恩给林远让开了路,而且,林远路过伊恩的身边的时候,伊恩还从自己的带上解下一支长剑递给了林远。

 林远接过这支长剑,对着伊恩点了点头,随后他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剑,耍了几下感觉了一下重量之后,林远嚣张的用自己手中的剑,指着对面的那个少年和他的几个手下冷笑:“好了,朋友,我们接着来玩,我倒要看看,今天是谁弄死谁了!”

 “住手!”

 林远的话音刚落,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的苏菲亚突然就情绪激动的闯了进来,她拦在林远的面前,咬牙切齿的对林远叫道:“你干什么,姓林的,你又要在我这里动手打架?我告诉你,我不许你这样做,你,你这个混蛋,难道你就不知道,做人要谦虚忍耐一些吗?”

 苏菲亚越说情绪越激动:“你这个混蛋,你又要给我惹麻烦了是吧,你最近给我惹的麻烦还不够吗?我问你,姓林的,你是不是存心给我捣乱,你是不是想让我这个店彻底关门你才甘心?”

 苏菲亚怒气冲冲的嚷嚷了一通,林远沉默的看着她,随后,林远走上前一步,突然将苏菲亚搂进了怀里。

 被林远强行搂进怀里的苏菲亚一下子就愣住了,她还没有从林远这一突然的举动中反应过来,林远就找到了她的红,然后当着大厅里所有的客人,痛吻了下去。

 “哇!”

 整个大厅的客人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叹,所有人的情绪都激动起来。每个人都觉得,就冲这让人震惊的一个热吻,今天的这顿早饭吃得就已经是太值了!

 林远痛吻了苏菲亚一番之后很酷的对苏菲亚说道:“苏菲亚,你以后都不用开店了,以后你就跟着我,我养你!”

 “哇!”

 大厅里的众人再一次发出惊叹,随后紧接着,一声响亮的鞭子声和一把气急败坏的嗓门也紧跟着响了起来:“混蛋,你这个垃圾居然敢挑衅我?你找死!你找死啊!”

 使鞭子的少年情绪激动的临空了几鞭,啪啪狂响的鞭子似乎还是不能发他心中的怒火,他突然就一转身,然后猛的给了自己的一个手下一鞭,然后他冲着这些人厉声的就吼了起来:“你们都是死人吗?给我上,听见没有,给我上,给我打死他,给我往死里打!我今天一定要宰了这个混蛋!”

 “哼!”林园冷哼了一声,将苏菲亚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随后抄起手中的剑大步地向前走去:“朋友,别跟我来这一套,今天我们还不知道谁弄死谁呢。来啊,不管你想玩什么,我今天奉陪到底!”

 林远一动,他身后的高森和伊恩也立刻都跟着动了起来,三个人一起大步得向前走去,对面的少年也不甘示弱,他同样是阴沉着脸,怒气冲冲的也领着自己的手下们大步地走了过来,两班人马之间的这区区几步路的距离一下子就被这两班人给走完了,一场混战,几乎是一瞬间就爆发了!

 因为林远身上没有铠甲,所以穿着一套加厚的铠甲,一手拿战斧一手握着塔盾的伊恩就抢先冲了出去。

 伊恩一动,对面几个人中立刻就有一个手中持着一柄战锤的武士也紧跟着冲了出来,这个武士挥舞着手中的战锤,狂吼了一声一下子就击中了伊恩手中握着的塔盾,一声沉闷的震人心扉的钝响过后,伊恩倒退了一步,而那个武士却踉跄的倒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止住了后退的趋势的同时,握着战锤的双手又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在双方的这第一场角力之中,伊恩完胜,那个武士完败了。

 伊恩退后了一步之后立刻又轻松的重新上前,依旧还是握着塔盾,牢牢的挡在了林远的面前。而那个少年身边的其他的武士们立刻就都变了脸色,随后,2个使剑的武士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默契的跨前一步,虎视眈眈的从左右分别向伊恩包围了过来。

 伊恩站在那没动,高森突然狂笑了一声,随后猛的抬起自己手中的巨剑,一步跨到了伊恩的面前。

 “来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爷爷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剑!”

 高森话音刚落,那两个使剑的武士就仿佛受到了侮辱一样,同时狂吼了一声,刷的一下就扑了上来,两个人两柄剑,从左右分别刁钻的向高森的和脖子刺了过来。

 “你们不行!”高森狂笑了一声,随后他爆吼了一嗓子,一挥手中巨剑,仿佛一条下山的猛虎一般,闪电般的扑向左边的一个武士,不但躲开了这两个武士的合击,巨大的剑刃还带起一股旋风,直接就当头向左边的这个武士劈了下去。

 左边攻过来的武士面色一变,高森的力量和速度都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样沉重的巨剑耍得如此威猛迅速,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具有的实力。而且,当这个武士从这一令人震惊的意外中迅速反应过来的时候,高森的巨剑已经带着一股凌厉的剑气,当头就砍了下来。

 左边的这个武士根本连想的时间都没有,他毫不犹豫的收回了自己刺出去的剑,然后双手握着剑柄,用尽浑身力气向头顶上下来的巨剑挡了过去。

 “锵”的一声钝响,左边的武士双臂一弯,咕咚一声跪了下去,然后高森的巨剑从他的头顶削了下去,锋利的剑刃割开了他的头盔和头皮,出了里面森森的白骨,随后,鲜血分别从这个的额头和嘴角狂涌而出。

 “兄弟!”

 右边的那个武士双眼一下子就红了,他发疯似的追了过来,用手中的剑疯狂的刺出了一片剑花,分别袭向高森全身所有的要害部位。

 “好!”

 高森大笑了一声,随后挥舞着手中的巨剑,再次卷起一阵旋风狂劈了出去。

 一连串剑刃击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场中的高森和那个武士已经斗成了一团,两个人手中的剑都舞成了一团银光,这两团银光不停的碰撞,让人看得眼花缭

 烈的碰撞中,高森突然再次狂笑了一声:“你也不行!给我滚吧!”

 “锵”的又是一声钝响,高森的巨剑狂暴的击中了对面的武士的长剑,持着长剑的武士再也把持不住手中的武器,长剑手而飞,而他自己也哇地吐出了一大口血,踉跄的后退了两步软绵绵的跪倒在地上,然后直接就两眼一闭,咕咚一声昏了过去。

 “哇!”

 大厅里的客人们一起发出了一阵的惊叹声,这两场的打斗是如此之经典,而且,不管是伊恩还是高森表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就是怪物级的,所以,人们都不由自主的对这两个强大的武士、以及他们的主人,站在他们的身后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的林远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每一个人,都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好奇:这对强悍的手下,侍奉的到底又是哪位显赫的大人物呢?

 而这时,站在林远的对面,发觉自己的手下们一面倒的惨败的那个少年,脸上的神色也变得阴沉和疯狂起来。

 “好,很好!你们居然敢打伤我的手下!”

 这个少年看了一眼自己躺在地上的两个手下,然后恨声叫道:“好,很好,朋友,你这次真的死定了!”

 “别他妈废话,你已经叫喊了半天要让我死了,可是我到现在不都还活得好好的,哼,废物,你有什么招数,就赶紧使出来,要不然,下一个倒下的可就要轮到你了!”

 林远冷冷一哂,对对面的少年的恐吓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就在他轻蔑地看着对面的少年,尽情的嘲讽他的时候,这个少年突然阴险的一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水晶的小瓶子。

 这个小瓶子里装着满满一瓶子的黑色的药水,林远眼色一凝,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对面的少年飞快的拧开了瓶口,然后咕咚一声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大口这样的黑色的药水。

 喝了一大口之后,少年再次阴险的笑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了身边仅余的两个护卫。

 这两个护卫接过这个小瓶子也没有犹豫,一人一半,一下子就将这一瓶黑色的不知名的药水都给喝光了!这三个人喝完这个药水之后,很快药水的反应就在他们的身上显现出来。

 先是那个少年,那个少年的脸色突然在一瞬间变得通红,然后很快就连他的眼睛也都红了,随后,林远突然紧盯着这个少年的手,只见他的手上,青色的血管一接一的爆了起来,不一会,这个少年手上的青筋就全都鼓了起来,青色的筋脉纠结着微微地跳动着,看起来真的很吓人!

 而后来喝下去那种药水的两个护卫,情形也跟这个少年差不多,看上去都有些让人恐怖。

 “这是…”林远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那种黑色的药水到底是什么?居然会造成如此恐怖的后果?而这三个人这副恐怖的外表下的身体内部,又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林远琢磨着这一系列的问题的时候,那边的三个人突然同时狂叫了一声,然后一起扑了上来,他们的声音尖锐高亢,听了叫人浑身不舒服,而他们的动作就更让吃惊,这三个人仿佛突然之间换了一个人似的,每个人的动作都是又快又迅速,闪电般就扑到了林远等人面前。

 “受死吧!”

 使鞭子的少年再度尖锐的狂笑了一声,随后他猛地一甩手腕,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炸响,狠狠的在了挡在他面前的伊恩的身上,伊恩银白色的铠甲上立刻就留下了一道清晰的鞭痕。

 “这不可能吧!”林远看着这道清晰的鞭痕越发吃惊,伊恩身上的铠甲是钢混合着15%的秘银一体打造而成,坚硬结实还有他这个炼金大师给雕刻的防护魔纹,这样的铠甲,就算是用斧子劈都不一定能留下如此深刻的痕迹,但是这个使鞭子的少年却单单只是用鞭子,就出了这样的效果,妈的,这怎么可能!

 林远一脸的震惊,这时,那边的三个人已经先后扑了上来,跟伊恩、高森两个人战成了一团,响亮的鞭子声、武器击的钝响、穿着铠甲的勇士移动时发出的铠甲碰撞声和狂吼声,响彻整个旅店。

 “不对,那个药水一定有古怪!”林远眼皮直跳的看着就这几秒钟的功夫,伊恩的铠甲上又先后多了的那十几道纵横错的鞭痕,脸色第一次的凝重起来。  M.bbKkXs.COm
上章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