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
第105章 他要我的……诚意!
 “是,谢谢大人!太谢谢大人您了!”小马可欣喜若狂,绞尽脑汁的将他所知道的林远的其他所有信息都说了出来。

 “这个林少爷他有好几个女人,据我们所知,他跟那个旅店之花苏菲亚,还有我们海兰加最漂亮的美女墨菲蒂亚小姐都有一腿,哦,对了,这个林少爷本来就还有一个漂亮的小侍女,他们之间的关系,据说也非常的亲密!”

 小马可说完之后,赫克明兰顿时就想起了自己在旅店里见到的苏菲亚和墨菲蒂亚,还有随后出现的手持魔法弩的海莲娜,想起这三个一个比一个漂亮的女人,赫克明兰立刻就不屑的发出了一声冷笑:“我还以为这个少年人有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就是个好狼!”

 赫克明兰的口气和脸色都很冷,小马可看了她一眼,畏惧地缩了缩脖子不敢回应,坐在赫克明兰对面的埃奇沃思淡淡地看了一眼赫克明兰,随后微笑着拍了拍小马可的肩膀,调笑的询问小马可道:“小马可,这个姓林的小伙子他的那几个女人长得都怎么样啊?有没有可以跟我们家的明珠相提并论的呢?”

 “这个…”小马可的神情顿时尴尬起来,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埃奇沃思的这个问题,赫克明兰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撒娇的向埃奇沃思叫道:“三爷爷,您又来了,又拿我开玩笑!”

 “我这怎么能拿我们的小美女开玩笑呢?明兰,三爷爷我可是一直都觉得你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哦!是吧,小马可,那个姓林的小家伙的什么苏菲亚、墨菲蒂亚还有海莲娜什么的,肯定都比不上我们家的明兰,是吧!我说得没错吧!”

 埃奇沃思哈哈一笑,开玩笑的说了几句俏皮话,极大的缓解的小马可的紧张和赫克明兰对林远的怨念。小马可对此尴尬的赔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赫克明兰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又羞又恼的向埃奇沃思娇嗔道:“好啦,三爷爷,您别取笑我了好不好!你说的那几个女人长得也都不错的,尤其是那个墨菲蒂亚,长得比人家还要漂亮一些呢!”

 “什么?”埃奇沃思大吃了一惊:“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能比我们家的小公主还漂亮?哎呀,那这个美女我可一定要亲眼看看,太夸张了,这真是稀奇啊,怎么可能呢,居然还有人比我们家的小公主还要漂亮!”

 埃奇沃思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的出一脸的神往的表情,不过他的眼睛却是一直含笑地看着坐在对面的赫克明兰,赫克明兰越发娇羞,恨恨的一跺脚,再次娇嗔起来:“三爷爷,您还想不想讨论正经事情了,您再这样,我,我以后可就不理您了!”

 “哈哈…”

 埃奇沃思朗的大笑起来,笑了一阵之后,埃奇沃思突然坐直了身子,收敛了笑容,平静的向赫克明兰和小马可说道:“好了,玩笑开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明兰,小马可,现在我要尝一尝这个叫做军粮丸的新魔法药剂,一会不管我发生了什么状况,你们都要看仔细了,知道吗,回头再一五一十的把我发生的状况都告诉我!”

 “三爷爷,您要亲自试这个东西啊?”赫克明兰大惊失,惊慌的叫了起来:“三爷爷,还是让我来吧,这种新的魔法药剂,谁知道他会有什么负面效果啊!”

 “没事,我来,明兰,你只需要看着就可以了!”埃奇沃思挥了挥手,对赫克明兰的担忧有些不以为然,而小马可这时也颇有信心的嘴道:“没问题的,埃奇沃思大人,明兰小姐,这种药丸昨天就有很多人都试过了,像贝利亚宗令大人、奥斯维德大人、米修斯大人、还有那个黄金家族的汉森尔顿,他们都试过了,绝对没有问题的!”

 小马可说完了之后,埃奇沃思和赫克明兰都向他看了过来,赫克明兰扁了扁嘴刚要说“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埃奇沃思就摆了摆手,示意赫克明兰闭嘴,不许她说话。

 埃奇沃思温和的看着小马可感兴趣的追问道:“哦?那么这些大人们吃完了之后,有没有人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没有啊,埃奇沃思大人,这种药丸他的主要功效就是可以当饭吃,吃一粒这样的药丸就可以一天不用吃饭也不会觉得饿,而且,吃了这种药丸好像还能增加力量属,不过,具体能增加多少,我离得远,没有听得清楚!”

 “吃一粒就可以一天不用吃饭?还可以增加力量属?”埃奇沃思的神色有些动容,他盯着手中的这粒黑色的小药丸看了许久,似乎要从那黑色的药丸里,看出他的配方来!

 赫克明兰这时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句:“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兴许,那几位大人们都被骗了呢?”

 赫克明兰话音刚落,埃奇沃思就点头赞许地说道:“明兰,你这句话说得很对,不管什么事情,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而这种新的魔法药剂的效果也是一样,不管别人说的如何天花坠,总之,我们一定要自己亲自的去品尝了,才能知道这种新的魔法药剂到底有什么样的效果!”

 埃奇沃思说完,用指甲啪的一声将这粒黑色的小药丸掰成了两半,一半想都不想的丢进了自己的嘴里,还有一半随手递给了明兰,然后扬了扬手,示意她也尝尝。

 赫克明兰接过这半边的小药丸,有些担心地看着已经下去的埃奇沃思,迟疑了一下小声地说道:“三爷爷,我等一会再吃吧,万一这药丸的效果不像小马可说的那样,那么我们两个人…”

 赫克明兰有些不相信地看了看小马可,小马可委屈的向后缩了缩身子,尽量的将自己的脑袋低了下来,不跟赫克明兰怀疑的视线对视,而赫克明兰见到小马可的这一副畏缩的模样,心中的怀疑更甚。

 但是埃奇沃思却丝毫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没事,明兰,你也尝尝吧,这东西…,哎,我有感觉了…,啧啧,真的好啊!”

 埃奇沃思,仿佛自己刚刚吃过了一顿丰盛的大餐,而且,过了不到两秒钟,埃奇沃思就随手抄起了座位上的一个软垫子,捏在手里使劲的着。

 “不错,这个药丸,确实有着增强力量属的效果,而且…”埃奇沃思再次,又是感慨又是惊讶又是失落地叫道:“增加的力量属,看来还不少呢!”

 埃奇沃思说完就陷入了思考之中,赫克明兰看了看手里的半粒黑色的小药丸,然后又看了看对面陷入了沉思中的埃奇沃思,想了想,一咬牙,也将手中的小药丸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赫克明兰仿佛毒药一样闭着眼睛咕咚一声将那里黑色的小药丸给了下去,随后,她死死的抱着自己座位上的软靠垫,等待着“毒发”的那一刻!

 但是,几秒之后,赫克明兰先是感觉胃子里传来了一阵暖,这股暖一下就让她的整个身体都暖和起来,而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赫克明兰就发觉,自己的嘴里有一种好像刚刚吃过了一顿丰盛的大餐一样的味道,这股味道惑得她也不由自主的

 而且,赫克明兰突然发觉,自己的力气似乎也在突然之间增长了不少。

 察觉到这些实实在在的效果之后,赫克明兰这才有些不服气的嘟囔起来:“这有什么了不起,这种只能吃肚子的药丸,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埃奇沃思突然抬起头来,严肃地说道:“明兰,这你就小瞧了这种新的魔法药剂了吧,嘿,这个少年真的很聪明,你瞧,他已经完全的理解了这种药丸的用途了啊!嘿,军粮丸,军粮丸,这么一粒小小的药丸,会改变整个世界啊!”

 埃奇沃思再度失落的叹息了一声,赫克明兰和小马可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赫克明兰才强笑起来:“三爷爷,您是不是又在逗明兰啊,这么小的一粒药丸,最多也就吃肚子而已,怎么可能会改变世界啊!您这也说得太夸张了!”

 埃奇沃思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其实比你们还希望这东西是个假货,但是,明兰,你要记住,这个世界很大,世界上什么样的人也都有,而且,任何事情也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啊!”

 埃奇沃思说完之后,再度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大概明白了奥斯维德为什么会如此隐忍这个少年了,哼,有这么犀利的炼金术和魔药学造诣,杀了几个人这种小事,换了是我也会将他当成一个,连提都不会提得!厉害,真厉害,这个少年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阿兰也是天才!”赫克明兰听了埃奇沃思的赞许,满心不是滋味,她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之后,埃奇沃思的神色突然严肃起来:“明兰,你这个思想我就要批评你,阿兰他是天才这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因为家族给了他什么样的教育和学习环境?他从一出生开始,所接触的老师哪个不是这个大陆最顶尖的魔药师?而且,家族花了多少钱供他学习魔药学?别的不说,就每年给各位老师们的谢礼那都是用马车向外运金子,这么多年,光是谢礼就可以买下十几座庄园了吧?所以,明兰啊,阿兰他成为这个什么天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要是他当不了这个天才,那才叫稀奇呢!”

 埃奇沃思说的话显然勾起了赫克明兰和一旁的小马可的某些回忆,他们两人的神色都陷入了思考中,埃奇沃思看了一眼他们两人的神色,随后继续说道:“可是这个孩子有什么?很明显,我们大家一看就知道,这个孩子的姓是一种很少见的姓,所以,他绝对不可能出自于什么名门望族,而就是这样一个最多也就是小贵族小商人家庭教养出来的少年居然比我们凯特雷斯曼家族全力培养的天才都要聪明厉害,明兰,你说,他算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埃奇沃思一针见血的指出林远的身份和他成功的难能可贵,这样的论断虽然还不能让赫克明兰心服口服,但是赫克明兰总算也放弃了对林远是不是天才的这个争论,转而抓住了林远和赫克阿兰的冲突做文章。

 赫克明兰娇嗔的向埃奇沃思嚷嚷道:“三爷爷,您怎么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啊,这个姓林的不管他有多厉害,总之我们也有阿兰啊,不是吗,我们家的阿兰也是很厉害的哦!”

 “哼!”

 埃奇沃思恨铁不成钢的哼了一声:“那个废物,本事没学到多少,脾气倒是不小,以前我就警告过他,叫他收敛一些,不然将来早晚会出事,看看,现在我的话应验了吧,活该,被人打得废了,这下我看他还有什么可骄傲的!”

 “三爷爷!”

 赫克明兰惊叫了一声,神情慌张起来,而埃奇沃思身边的小马可脸色一凝,随后他整个人也变得惊慌起来,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小马可很清楚,他听见的这个消息绝对算是一个重磅炸弹,稍一不慎,就有可能就将烧的尸骨全无。

 “你怕什么?小马可,只要你不把我的话说出去,我就保证你没事,可是万一有谁知道了,我会第一个处死你!知道了吗?该你说的你就说,不该你说的,你就给我闭嘴!”埃奇沃思显出了杀伐果断的本,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严厉警告了小马可一番。

 可怜的小马可立刻就忙不迭失的点头,黑黑的脸孔上因为害怕,居然还显得比原来白了几分!

 小马可忙不迭失的表示了自己的决心,可是埃奇沃思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埃奇沃思盯着对面的赫克明兰,严肃的又问了一个问题:“你现在想怎么做,明兰,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三爷爷,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先医好阿兰,不是吗,再说了,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跟一位天才的炼金术师好的机会,难道我们还要再失去一位天才的魔药师?三爷爷,我想以您的智慧,您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吧!”

 赫克明兰小心的将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而且她还委婉的提醒了埃奇沃思,不管怎么说,他们凯特雷斯曼家族已经得罪了林远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今天早上的事情现场至少有几十双眼睛都看见了,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埃奇沃思还想着用热脸去贴林远的冷股的话,那么不但埃奇沃思的颜面会不保,整个凯特雷斯曼家族的面子也会然无存。

 而且再说了,就算埃奇沃思肯不要这张老脸去贴人家的冷股,这也得人家愿意给他这个机会让他贴不是吗?万一人家连见都不见,甚至一见面就喊打喊杀,这就不是热脸贴冷股的事情了,这纯粹是没事找事,自我犯

 埃奇沃思如何不明白赫克明兰的意思,他点了点头,沉思道:“不错,如果就这样就认输了,我凯特雷斯曼家族的颜面还真的是被我丢尽了,恩,我要想个办法,看看能不能从贝利亚这个老东西这里做个折转,然后想出一个让双方都能下台的方法!”

 “三爷爷!”赫克明兰听了埃奇沃思的话先是一喜,随后她越听越急,最后干脆就是捂着耳朵叫了起来:“三爷爷,您怎么能这样,他不就是一个炼金术师吗,您怎么能这样委屈自己去讨好他啊,我不同意,我反对您的这个意见!”

 赫克明兰说着气呼呼的闭上眼睛,捂着耳朵一副我不听我不看反正我就是不同意的态度,埃奇沃思看着她出来的这种小女儿的情态微微一笑,随后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以为你三爷爷想这样啊?孩子,你别傻了,这个少年,现在我们已经动不了他了,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跟他媾和,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了!”

 “三爷爷,我不信他这么厉害,而且我觉得您也把我们凯特雷斯曼家族看得太低了,我觉得只要我们家族稍微使点手段,我们就能好好的打击一下这个嚣张的炼金术师的,而且,说不定我们还能强迫他将他的配方出来,为我们家族所用的!”

 赫克明兰虽然捂着耳朵,但是其实一直在关注埃奇沃思的态度,所以,埃奇沃思话音刚落,赫克明兰立刻就一连声的叫了起来,埃奇沃思认真地听了她的建议,随后苦笑起来:“明兰,你这个建议,要是在前天说出来说不定我就会采纳了,但是今天吗,不行了,孩子,我们不但不能伤害他,我们还要保护他了啊!”

 “为什么啊!三爷爷,您是不是吃了那个药丸有点糊涂了?”

 “胡说,三爷爷我现在很清醒,明兰啊,你不能只看到眼前啊,你要看到这个少年身后所牵涉的利益,知道吗?其他的我也不多说,反正,如果我们真的按照你的建议对付他,那么很简单,海兰家族、戴维尔家族还有大地教会和炼金术师工会这四个方面就绝不会放过我们,你信不信,这四家完全有可能会因为这个少年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到时候,我们凯特雷斯曼家族以一敌四,你以为我们还有多大的胜利把握?”

 埃奇沃思严厉的对赫克明兰说道:“而且什么海兰家族、戴维尔家族都可以放到一边,毕竟家族之间可以用利益来收买,但是炼金术师工会和大地教会这两个组织你却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坎,你知道吗,这个少年发明出了这么厉害的新魔法药剂,你说说,炼金术师工会会多么的在意他?大地教会又会多么的在意他?万一他真的在这个时候出了事情,这两大组织找上我们,我们又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平息这两大组织的怒火?明兰啊明兰,你啊,终究还是太了啊!”

 埃奇沃思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他们三人所乘坐的马车猛的咯吱一声停住了,随后,车厢外传来了车夫的请示声:“大人,小姐,我们到地方了!”

 “明兰,我希望你好好地想想,阿兰现在已经废了,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废人再跟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天才少年结下死仇,知道吗,这不符合家族的利益,这也是家族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埃奇沃思语重心长的又对赫克明兰讲解了一番之后,站起身来要向外走去,坐在他对面脸色有些失神的赫克明兰迷茫了一会,然后突然叫了起来:“不,三爷爷,阿兰他没有废,那个,那个姓林的他说了,他可以治好阿兰,他,他可以治好阿兰!”

 “什么?”

 正要下车的埃奇沃思身躯一震,随后他双眼含怒的扭头看了赫克明兰一眼,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明兰,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他说,他说要我带着足够的诚意去找他,只要让他满意了,他就会救阿兰的!”赫克明兰艰难的说完了这番话之后,突然无力的软倒在座椅上,脸上两行清泪滚滚而下!

 埃奇沃思先是愕然了一下,随后他突然明白了赫克明兰的言中之意…

 埃奇沃思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家泪满面的小公主,想了想叹了口气,沉重地说道:“这个事情暂时先这样吧,明兰,你给我来,也许,我能够说动贝利亚,让他卖我们凯特雷斯曼家族一个面子,这样一来的话,也许就不需要你做出如此沉重的牺牲了!”

 埃奇沃思说完再次沉重的摇了摇头,随后大步的向马车外走去,居然是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了!

 赫克明兰哭了一会,也跟着埃奇沃思下了马车,马车外,大地教会巍峨的教堂,耸立在了清晨明媚的阳光之中!  m.BBkKxS.coM
上章 异界炼金狂潮 下章